首页 >> 文学 >> 学生专栏 >> 正文
【董玥专栏】行走在爱与恨的边缘
来源:淮师新闻网 2015-05-12 09:33:49 跟帖 打印

——读《小姨多鹤》有感

  起初知道《小姨多鹤》,是通过孙俪主演的同名电视剧,可惜我没有看完。而且,相较于被改编的影视作品,我对原生态的故事本身——旅美作家严歌苓的作品《小姨多鹤》,则抱有更大的耐性与热情。阅读的初衷,只是幼稚而单纯地期盼这个日本女人能够在中国“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随着情节的深入发展,我的心情却愈加压抑与沉重。我会惊骇,还有人经历过如此惨绝人寰的逃难;我会心痛,还有人忍受着如此畸形变态的生活;我会愤怒,还有人遭受过如此愚昧冷酷的折磨;我会疑惑,在苍茫的人世间,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人性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小姨多鹤》的情节主线是:抗战胜利后,战争遗孤、十六岁的日本女孩竹内多鹤,被一户东北人家收养。这家的二儿子张俭和媳妇朱小环夫妻情深,可是朱小环却因战争期间被日本兵追杀流产,从此丧失了生育能力。而多鹤,是张家老人强行做主,为儿子买回来的一具传宗接代的皮囊。于是,这个名叫竹内多鹤的日本女人,携带着一股独特的气息,彻底打破了原有的宁静与和谐。这气息朦胧、模糊、阴郁而暧昧,伴随着这个家庭从东北搬迁到江南,从殷实兴盛到衰败凋零,盘旋、回荡、萦绕了近半个世纪的悠悠时光。

  多鹤为张俭生育了两男一女。可是,她不是孩子们的妈妈,更不是张俭的妻子,只是一个身份含糊的小姨,一个在这个家庭里隐晦而不可深究的人。她极其谦卑、极其怯弱,对每一个人都诚惶诚恐地相待;她极其整洁、极其执拗,对每一份家务都任劳任怨地承揽。转眼八九年过去了,在偶然得知她年幼逃难、家人俱亡的凄惨身世后,那个已与她生养了三个孩子的男人,彻底消除了内心深处的民族仇恨与偏见——冷漠的外表下,那被漫漫岁月埋葬的情感,终于毫无征兆地爆发了。那是多鹤一生中最幸福的两年。她真正感受到了爱与被爱的美好。她多想醉倒在这温柔乡里,永远不要醒来啊。可是,晶莹的梦,再一次破碎了。

  她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必须要承受来自外界的怀疑、戏谑、压制甚至盘问。她的未来没有自由、没有光明,只能在这个混乱又浑浊的局面里苟且偷生。阅读着多鹤的坎坷经历,我禁不住会疑惑:“日子过到了这般地步,人生还有什么念想?”是的,我想到了死。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再也不用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再也不用品尝在同一屋檐下,彼此深爱却形同陌路的痛苦;再也不用经受日常生活中,凌乱、琐碎而荒谬的人与事的无尽纠缠……竹内多鹤,她只是庞大恢弘的历史背景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她只是摇旗呐喊、熊熊燃烧的战争之火中,一粒随风而逝的炮灰。可是,她却依旧活着;没有喜怒哀乐的起伏,一直麻木而机械地活着——而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莫大的勇气与至圣的坚忍。也许,这就是隐藏在命运深处的无力与苍凉吧。

  而与多鹤的一生、难解难分的另一个女人,朱小环,同样是一个悲剧的化身。这个女人,经历了丧子之痛后,又必须接受与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强压痛苦,真心鼓励丈夫与多鹤生儿育女;她忍辱负重,腾出空间来让丈夫与多鹤培养感情;她里外操持、精疲力竭,却先后遭遇了丈夫的背叛、多鹤的背叛、孩子的背叛;可为了维系这个家,她默默地吞下苦水,仍在外面摆足了架势,耍滑撒泼、强颜欢笑。如果说,多鹤阴郁沉默得如同一抹青纱,那朱小环则辛辣活泼得犹如一团烈火,一团温暖了别人、却烧伤了自己的烈火。朱小环,是这个家庭真正的主心骨,家境殷实时,她的情绪渲染了全家的快乐;家境落魄时,她的乐观织起了全家的希望。她的善良,令人心疼;她的爽朗,令人着迷;她的宽容,令人唏嘘感叹……她会毫无顾忌地欢笑、流泪、怒骂、娇嗔;这个没有文化、来自东北农村的女人,却活出了最本真也最辉煌的一生。

  故事的结尾,张俭被多鹤带回日本治病,客死他乡。而三个孩子中的两个,也相继去了日本,陪伴在生母多鹤身边。唯一留在中国的二儿子,也只是与养母朱小环通信往来。她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这个家还是凋落飘散了;到头来,只能伴着孤灯苦烛了此残生。当年,命运给朱小环送来了不少抛弃多鹤的机会,她却凭着人性的良知、追随本能的善意,将这个敌国的女人一次又一次拉回身边。她遗憾吗?她痛苦吗?她后悔吗?她绝望吗?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这个年轻时风流美丽、而今瘦小衰弱的女人,正咧着干枯的瘪嘴,站在土路边等待着二儿子的来信。柔和凄清的橙黄色夕阳下,风吹起她飘扬的白发。她瞪着无神的双眼,对蹲在脚边的老狗,仍旧满怀希望地说:“黑子,明天就有信了,啊?”

  竹内多鹤和朱小环,她们之间的感情是那么复杂而微妙:有朋友般相依相偎的温暖、有情敌般反感相斥的冷漠、有姐妹般不分你我的迁就、团结与了解……当历史与命运共谋,向这两个女人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她们却坦然接受了这世间最最荒谬的人生。我们常常振臂高呼,要敢于挑战,要用于同命运抗争。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泰然自若地面对现实并接受现实,则需要更大的决心与勇气。波涛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我们本来就是一粒微尘;翻云覆雨的人生变幻中,我们是那么无力而渺小。古人云:“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珍存着内心深处的善良,秉持着人性最纯真的善意,昂起头颅将荆棘踏遍,像竹内多鹤、朱小环那样诚实而坚忍地活着,便是真正的勇者、当之无愧的英雄。

  人性是矛盾的,有光辉的一面,亦有丑恶的一面。正如这世间有惨绝人寰的屠杀,亦有感天动地的悲悯。而这,便构成了漫漫人生中的一幕幕辛酸往事。

  ——我们无需皈依绝对的爱,亦无需选择绝对的恨,我们只需行走在爱与恨的边缘。

(作者:董玥 审核:柏华)
关键词:学生专栏 董玥
本文来源:淮师新闻网责任编辑:柏华
微博达人: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热点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青春明媚,正如夏花绚烂,穿梭在斑驳阳光里的她,微微一笑,“娜”般灵动。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而她认为,如果要起舞,就要带着饱满的激情,演绎最完美的舞姿。青春壮丽如诗,实干苦干以成。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大学的时光对唐娜来说便是这本书中最绚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条路,那么唐娜在这条路上不忘初心,只顾风雨兼程。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杨阳,女,汉族,199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2013级学生。曾任学校学生委员会团总支书记、文学院学生会主席、采菊诗社社长。获国家奖学金、
  • 二十四节气:小寒
  • 二十四节气:冬至
  • 二十四节气:大雪
  • 二十四节气:小雪
  • 二十四节气:立冬
  • 二十四节气:霜降
  • 二十四节气:寒露
  • 二十四节气:秋分
  • 二十四节气:白露
  • 二十四节气:处暑
  • 二十四节气:立秋
  • 二十四节气:小暑
  • 二十四节气:夏至
  • 二十四节气:芒种
  • 二十四节气:小满
  • 二十四节气:立夏
  • 院系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教师节#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音乐学院开展“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教师节感恩活动。崭新的音乐楼里,活跃着同学们给老师送赠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