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随笔诗文 >> 正文
马孔多在下雨
来源:淮师新闻网 2017-03-05 14:31:58 跟帖 打印

   “奥雷里亚诺,”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马孔多在下雨。”

   线路上一阵长久的沉默,忽然,在机器上跳出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冷漠的电码。

   “别犯傻了,赫里内勒多,”电码如是说道,“八月下雨很正常。”

这是《百年孤独》里我最喜欢的一个片段之一。马尔克斯上校在几次被心上人拒绝时,在饱受战争胶着的痛苦时,对奥雷里亚诺上校发出这样一句感伤释怀。而奥雷里亚诺上校此时却完全迷失于战争之中,所以给出了这样冷酷的回答。

   “马孔多在下雨”每每读到这句话,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苦涩、孤独。

  当年怀抱梦想创立马孔多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在发疯之前突然无法感受到新一天与旧一天的区别,“时间这台机器散架了”,他说。乌尔苏拉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个家族的命运不过是一系列无法改变的重复,若不是车轴在进程中不可避免地磨损,这旋转的车轮将永远滚动下去。吉普赛人来了又去,香蕉公司来了又去,洪水,飓风来了又去。他们看到自动钢琴在布恩迪亚家的客厅里响起;他们看到铁路通往马孔多又载着三千亡灵离开;他们看到电灯亮起;他们看到马戏团经过土耳其人大街;他们看到无数的蛀虫和白蚁。世界在不断变化,而马孔多和布恩迪亚家族却永远被困在百年之前的魔幻时代,就像西西弗斯周而复始地推动巨石,他的生命便在这孤独而又无望的的劳作中消耗殆尽。

在我们成长的岁月里,孤独是每个人的精神毒品,是一种想要摆脱却又无法摆脱的愉悦。孤独催生敏感,敏感带来痛苦。如同用伤口来感受冷风的流向,孤独的痛苦能让人在虚幻的一生中感受锋锐如刀的真切。当孤独成为一种习惯,敏感也不再是痛苦的来源。孤独是人存在的证明,是一片澄澈无比的真实,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这手稿上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这也许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局。村上春树的孤独是一种小众式的孤独,而马尔克斯的孤独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所以他在1982年凭借这部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这部作品最好的结局。

风声默,秋海棠,百年成过往,书外人彷徨。合卷冥想,依稀记得那荒凉的街道,巴旦杏树上凝结的水珠,还有那马孔多的雨声。

 


(作者:东校区淮通社陆茜 审核:吴雨菲)
关键词:
本文来源:淮师新闻网责任编辑:刘焕杰
微博达人: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热点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青春明媚,正如夏花绚烂,穿梭在斑驳阳光里的她,微微一笑,“娜”般灵动。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而她认为,如果要起舞,就要带着饱满的激情,演绎最完美的舞姿。青春壮丽如诗,实干苦干以成。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大学的时光对唐娜来说便是这本书中最绚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条路,那么唐娜在这条路上不忘初心,只顾风雨兼程。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杨阳,女,汉族,199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2013级学生。曾任学校学生委员会团总支书记、文学院学生会主席、采菊诗社社长。获国家奖学金、
  • 二十四节气:小寒
  • 二十四节气:冬至
  • 二十四节气:大雪
  • 二十四节气:小雪
  • 二十四节气:立冬
  • 二十四节气:霜降
  • 二十四节气:寒露
  • 二十四节气:秋分
  • 二十四节气:白露
  • 二十四节气:处暑
  • 二十四节气:立秋
  • 二十四节气:小暑
  • 二十四节气:夏至
  • 二十四节气:芒种
  • 二十四节气:小满
  • 二十四节气:立夏
  • 院系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教师节#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音乐学院开展“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教师节感恩活动。崭新的音乐楼里,活跃着同学们给老师送赠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