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随笔诗文 >> 正文
来源: 2017-02-16 15:00:30 跟帖 打印

他瞪着那幅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图画,不甘与不满,又一次涌上心头。

凭什么,这老家伙到底哪里比我强?我为什么总败给他、他愤恨地想着,紧紧握着手上刚完成的画作,指尖渐渐泛白。

他可是国外深造归来的海归,师从国际大师。而老家伙连小学都没上完,接触的知识哪有他高深绝妙?若论画龄,他自小学画,早已把成为大画家当作人生目标,一个中年才执起画笔的人,又如何与他相提并论?

他转过身,看了看手中的心血之作,在露天里,那幅画作愈发地暗淡无光。他自嘲地笑了笑,将画撕得粉碎。

将自己关在画室,一遍遍地描摹,一遍遍地构思,他觉得从来都没有对一幅画那样上心过。我可是涉及过美术的各个领域的,什么理论没学过,什么流派我不懂,还怕画不出更妙的作品吗?他暗暗地想着,自己给自己打气。可是为什么,越画越觉得迷茫,到底是抽象一点好,还是意境美更甚一筹呢?为什么与这个理论和谐,又与那个大师的话相悖呢?从素描到油画,从水粉到水墨,他极尽自己所能,但每一幅都那么蹩脚,似在嘲笑自己的无能。愤怒之下,他把画揉成一团,推翻了桌子,任由各色颜料混在一起,显示出丑陋的颜色,他第一次觉得,懂得多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就像这颜料,混合前色彩斑斓,一旦合在一起,竟是这样不堪。

刹那间,他灵光一闪,翻出老家伙的画册,一页一页地翻过。为什么自己竟没发现,他是这样的偏爱荷花,即使是偶尔画过小件,那也不是主流。看那一支支荷,时而娇艳。时而淡雅,时而亭立,虽说笔法单一,却有别致的神韵。难道,荷就是他给我的答案吗?
带着些许疑惑,他敲开了老家伙的门。"师父。"他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这次带着些许的真心,老人正坐在窗前,檀木桌上紫砂壶的茶还冒着丝丝的热气。他斟了一杯,笑着放在他面前,坐吧,尝尝我泡的茶。他嘬了一口,“还是老味道。”他浅浅一笑,“这次来找我,是想明白了吗?”他犹豫了一会,终于开了口:“可以告诉我为何偏爱荷花吗?”“我喜欢荷花,从我开始画画时就坚持到现在。”“那您一定到了荷的至高境界。”老人望了望墙上的画,摇了摇头,“还差得远呢!”就算倾尽我这辈子,也未必能画出莲的精魄。”他心中一顿,似是明白了什么。老人注意到他的反应,慈爱地拍了拍他的头,“人这一生若能在一方天地里自得其乐,便也值了。向外开拓终还是要回来的。”他蓦然懂了,“原来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老人点头,表示赞许
提着轻快的脚步,他走出屋子。原本,一切都是庸人自扰。懂再多又怎样,涉及的越广,迷惑与不解也就越多,到不如沉入一方天地,其中自看无限趣味。

再次抬头看那大赛中获得大奖的《荷》,他觉得,那绽开的花瓣是那么美,闪着动人的光辉。

 

(作者:钱慧 审核:)
关键词: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果果
微博达人: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热点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青春明媚,正如夏花绚烂,穿梭在斑驳阳光里的她,微微一笑,“娜”般灵动。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而她认为,如果要起舞,就要带着饱满的激情,演绎最完美的舞姿。青春壮丽如诗,实干苦干以成。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大学的时光对唐娜来说便是这本书中最绚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条路,那么唐娜在这条路上不忘初心,只顾风雨兼程。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杨阳,女,汉族,199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2013级学生。曾任学校学生委员会团总支书记、文学院学生会主席、采菊诗社社长。获国家奖学金、
  • 二十四节气:小寒
  • 二十四节气:冬至
  • 二十四节气:大雪
  • 二十四节气:小雪
  • 二十四节气:立冬
  • 二十四节气:霜降
  • 二十四节气:寒露
  • 二十四节气:秋分
  • 二十四节气:白露
  • 二十四节气:处暑
  • 二十四节气:立秋
  • 二十四节气:小暑
  • 二十四节气:夏至
  • 二十四节气:芒种
  • 二十四节气:小满
  • 二十四节气:立夏
  • 院系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教师节#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音乐学院开展“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教师节感恩活动。崭新的音乐楼里,活跃着同学们给老师送赠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