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媒体淮师 >> 正文
【淮安日报】姚士贵:书面文心 山高水长
来源: 2016-09-21 16:25:35 跟帖 打印

  编者按 姚士贵先生系淮安知名的书法家,其作品“深浸北碑,兼通晋唐,借取清代名家笔意,古意盎然,自成风貌”。从“镇淮楼”“古枚里”等景点题字中,可见雄逸泰然之风;另一些作品中,则流淌出典雅简劲之气。姚先生不仅在书法艺术上达到较高境界,更在于他对地方书法文化的传承发展倾尽心智,树立典范。他以书法为生活,潜心碑帖,心追手摹,影响甚广。置身校园,他诲人不倦,自成特色的“姚体”誉满两淮。值淮安市文联与淮阴师范学院将举办姚士贵先生百年诞辰书法展览之际,本报特以专辑追忆先生及其心血之作,以期淮安的文苑书坛薪火相传、绽放异彩。

  姚士贵,一九一六年生于江苏淮安,字笑良,晚号通圆盲叟。一生从事教育工作,曾在小学、中学、江苏省淮安师范供职。担任过淮安县人民代表、淮安县政协委员,一九七九年离休。一九九四年逝世。热衷书法,工魏碑、行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起,作品参加省展并获奖,生前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我们的年代  

——姚士贵先生印象

程中原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正当三年困难时期,为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我工作的学校接连撤消。我从涟水农校调至我爱人夏杏珍所在的涟水师范,一年后,学校撤消,降格为涟水教师进修学校。到1963年夏天,教师进修学校也保不住了,只有离开县城到农村中学去。暑假里,我把两个孩子送回了无锡老家,准备新学期到涟水农村中学去教书。

  九月初忽然下来一个调令——着程、夏二人到江苏省淮安师范学校(简称淮师)工作!当时,我们正被县委宣传部抽调参加剧本创作,任务还没完成。心想,先到地区文教局转了关系前往淮师报到再回来吧。

  到淮师,见了朱树人校长,交了介绍信,说明了情况,还想回去一下。他说,既来了,就听这里安排吧。涟水那边不用管了,我们会同他们谈的。他吩咐狄秘书带我们到教务处见葛主任。后来才知道,淮阴地区各县的教师进修学校停办,事务由淮安、淮阴两所老的省立师范接手,其中有一条措施:两所师范从各进修学校选调一些教师。我们夫妻就是由葛主任选来的。见面的情形记不清了,印象深的是,踏进教务处办公室就见到地上铺着一副写好的对联。那字,颜骨柳风,自成一体,煞是精神!同葛主任谈罢又去看对联。葛主任见我爱字,忙说:这是我们的教务员老姚写的。正说着,老姚进来了。葛主任连忙介绍。老姚那时还不到五十岁,脸上已布满皱纹,加上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看不清他的眼神。整个人与精气神十足的书法,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

  别过出来,老狄跟我们说,这个姚士贵,他的字在淮安很有点名气。淮安城中心的“镇淮楼”三个字就是他写的。要说知名度,淮师人当中,他的知名度算最高了。

  后来发现,有些学生的字写得跟他很像。原来有些好学的后生把老姚写的过时的布告揭下来,当做字帖临摹。就这样,一届一届学生毕业,“姚体”也就在淮安城乡和淮阴地区流传开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姚体”真的是不朽,其创立者姚士贵先生也因此不朽了。

  老姚不抽烟,不喝酒,不搓麻将,不打扑克,没有一点嗜好。那时,淮师的朱校长可是一位兴趣广泛、很有雅兴的人。每天下午四五点钟,课外活动时间,银杏树下小楼的会计室里,常有一桌麻将。打牌的常客是朱校长、会计王鼎祥和数学老师曹伟。不够四人,就来扑克,再不够就下象棋。相牌观棋的看客有的是,士贵先生就是常去的一个。他从不插嘴,真正是一位“观棋(牌)不言”的君子。他并非只会看热闹不会看门道,他很在行,一盘完了会不经意发一点议论,诸如:这张五万不该打,下家明明听的是嵌五万嘛!那匹马是无论如何不能跳下去的,孤军深入,还不被人拦死。

  那时,新教师都是上面分配而来。水平怎样,课教得如何?葛主任总是带着老姚去听一听。怕新教师紧张,先站在窗外走廊上听,再坐到教室后面听。葛主任怕一个人看不准,总要听听老姚的意见。老姚语文功底好,分得出优劣。经过这一道检验,加上学生的反映,一学期下来,在淮师讲台上站不下来的就调出去了。

  领导看重老姚,老姚也爱校如家。他住在校外,从家到学校,步行将近半个钟头。不管刮风下雨,从不迟到。看他寡言少语,实际是很有情趣的人。他是个戏迷,常常边走边哼京戏,大抵是《空城计》《借东风》里诸葛亮的唱段。

  像淮师的多数职工一样,老姚的集体荣誉感特别强烈。当时,淮师和淮安中学两校的教工球队旗鼓相当。每当两队比赛,朱校长必亲临现场,鼓劲、指导,非争取大获全胜不可。老姚目力欠佳,但必到场助威。我不是球员,不怎么起劲。令我特别感动的是我们演出话剧《年青的一代》时,老姚不是演职人员,不担负任何责任,可他每场必到,跟演员、工作人员一起到剧场。看化妆,看布景,看演出,从头至尾。有回演戏,绵延一两个月,在淮安人民剧场、淮阴人民剧场,公演了十几场,场场爆满,大获成功。他比我们这些主要角色还要高兴,赞扬我们,说老夏扮相俊俏,如果唱花旦一定走红;说怎么也想不到演调皮的初中生小李的,竟是学校的进修部主任。同时,他又中肯地指出,什么地方演得火了,什么地方演得温了,说得导演、音乐老师夏荣轩连连称是。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淮师办得朝气蓬勃,教职员工中充满这种与学校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感情,此外,还有一种上下都敬业爱岗,尽量把本职工作做到极致的追求。人家央请老姚写字,他总是一丝不苟,力求完美,就是写一张布告,发一个内部传阅的通知,他也是款式规范,行文美观。没有一点涂改,不留一点瑕疵。这样自觉认真的作风,不仅士贵先生如此,其他先生也是如此。

  春节,淮师的干部一大早就前往职工家拜年。我记得到老姚家去过两三次。简朴,整洁,给人舒适惬意的感觉。炒米茶喷香,一股淡淡的甜味,很为爽口。

  我同老姚的关系因了他儿子更深一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淮阴师专以南京师范学院淮阴分院复校,我调到中文系教书。学校刚恢复,他的二儿子姚杰仁就考取中文系。杰仁为人谦和,办事牢靠,擅长书法,传承了老姚的家风。杰仁毕业时,留在淮阴师院教务处做我的助手,同我一起编辑学报。没几年,他的品格和才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和群众的认可,被任命为淮阴师范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有这样的后辈,姚士贵先生当可含笑于九泉之下了……(作者系党史研究专家,曾任当代中国研究所副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主编。本文题目为编者后加,文章有删节。)

笔墨精神浸润淮安大地

胡相峰

  为纪念姚老士贵先生百年诞辰,由淮安市文联和淮阴师范学院主办,淮安区文联和淮安区书协承办,淮安区政府支持,组织姚士贵先生书法遗作征集活动,并将举办展览,出作品集,士贵先生的次子杰仁先生嘱我为作品集作序,深感荣幸。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和杰仁先生分别在徐州师院和淮阴师专两校党委办公室工作,多有交往,对杰仁先生的一手好字印象颇深。后我调到淮阴师院工作,与杰仁先生同事,一次与其谈及书法,始知其书法有其家学渊源,令尊士贵老先生为淮安一带知名的书法家,长期在江苏省淮安师范学校工作,该校在本世纪初与淮阴师院合并,这样士贵先生就成了我在淮师的同校前辈,我对老先生的书法就有了更多的留意。

  姚老士贵先生的书法深浸北碑,兼通晋唐,借取清代名家笔意,古意盎然,自成风貌,尤善碑楷和行书。他的楷书源自北碑和唐楷,从他的“镇淮楼”、“古枚里”和“人民教育家汪达之同志之墓”等题字和作品中,我们看到了郑道昭《郑文公》《观海童诗》的体韵,也看到了《魏灵藏薛法绍造像记》《刁遵墓志》等作品的影子,笔法劲健生动,结构严谨大气,神韵雄逸泰然。从他的另外一些作品中,还清晰地呈现出对清代李瑞清等人笔法的借鉴,以大篆笔法入碑,积点成线,涩笔生拙,强化了内蓄的力度。如果说他的楷书比之北碑多出了雍容大度和现代神韵,那当是受颜真卿等人的影响和自身对时代精神的参悟了。士贵先生的行书底子是晋唐的,尤其是颜真卿的,笔意上深受清人何绍基、翁同龢等人的影响,力求把颜字与北碑打通,取得典雅简劲、凝练自然的效果。

  姚老士贵先生令人敬仰不仅在于他自身的书法艺术达到了较高的境界,更在于他对淮安一方书法文化的传承发展倾尽心智,作出了重要贡献。

  淮安是国家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公布的首批书法之乡之一,历史上的淮安人对中国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建树,涵盖文、艺、医、军、政等方面,仅与文字、书法相关的从淮安走出去的名人即有金石学家、古文字学家吴玉搢、罗振玉等,当代即有担任过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的语言学家许嘉璐和中国书法家协会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等,而士贵先生则是与这些从淮安走出去的文化名人相辉映的,坚守淮安本土的文化名士之一。先生以书法为生活,平时几无其他嗜好,潜心碑帖,心追手摹,与笔墨相伴,他的生活方式不仅影响了子女,出一门善书者,更影响了身边的许多人。先生以书法为责任,他敬畏文字与书法,对事关淮安脸面如“镇淮楼”这样的题字,他要写好多遍,只到自己满意为止,以至如“镇淮楼”三字历经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本地人还是外地人都是望字神怡,驻足留连。他对平时书写学校通知、文告一类文字,也是一丝不苟,以至这些文字用后被学生揭走,当帖临学,一时间“姚体”誉满两淮一带。对那些求教之人,他尽心乐教,诲人不倦,以至后来人中称其为师者众,称受其影响者不可胜数。士贵先生是淮安这个中国书法之乡地道的乡前贤,是平淡而纯粹的书法文化传播者。为纪念姚老士贵先生,期待他的书面文心在淮安未来的文苑书坛薪火再传、绽放异彩,谨以拙联作为本序的结语:

  读士贵法书思文化名郡书脉恒远

  悟淮安文化愿法书之乡文坛盛昌

  (作者系原淮阴师范学院院长,现为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正院级调研员、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教育书法协会副会长。本文系《姚士贵先生百年诞辰书法集》序言,标题为编者添加。)

  刊播媒体:淮安日报 刊播时间:2016年9月21日 作者:程中原 胡相峰

  媒体链接:http://szb.hynews.net/harb/html/2016-09/21/content_3682544.htm

(作者:程中原 胡相峰 审核:阎大伟)
关键词:淮安日报 姚士贵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柏华
微博达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4.1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热点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青春明媚,正如夏花绚烂,穿梭在斑驳阳光里的她,微微一笑,“娜”般灵动。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而她认为,如果要起舞,就要带着饱满的激情,演绎最完美的舞姿。青春壮丽如诗,实干苦干以成。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大学的时光对唐娜来说便是这本书中最绚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条路,那么唐娜在这条路上不忘初心,只顾风雨兼程。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杨阳,女,汉族,199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2013级学生。曾任学校学生委员会团总支书记、文学院学生会主席、采菊诗社社长。获国家奖学金、
  • 二十四节气:小寒
  • 二十四节气:冬至
  • 二十四节气:大雪
  • 二十四节气:小雪
  • 二十四节气:立冬
  • 二十四节气:霜降
  • 二十四节气:寒露
  • 二十四节气:秋分
  • 二十四节气:白露
  • 二十四节气:处暑
  • 二十四节气:立秋
  • 二十四节气:小暑
  • 二十四节气:夏至
  • 二十四节气:芒种
  • 二十四节气:小满
  • 二十四节气:立夏
  • 院系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教师节#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音乐学院开展“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教师节感恩活动。崭新的音乐楼里,活跃着同学们给老师送赠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