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学子之星 >> 正文
季雪:看未来一步步来了
来源:淮师新闻网 2013-07-02 20:29:30 跟帖 打印

——访优秀毕业生季雪

口述:季雪 笔录:张昕芸

  爸爸是一名文科生,酷爱地理和历史,每年开学发新课本的时候,他总会把我的地理书、历史书之类的认真地翻看一遍,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家庭环境的熏陶,似乎就已经能看出来日后我一定一个是学文科的孩子。但是从小学习唱歌跳舞,父母只是为了让我开阔眼界,上舞台能练练胆子,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其实对这一方面很感兴趣。带着对舞台的向往,在高一下学期分科的时候,我还是背着家人偷偷的改掉了志愿,没有走上文科的道路,而是选择学习音乐。因为爸爸一直对我管教很严格,所以我只能瞒着他们,一直到小高考,作为艺术生我需要考六门课程的时候才不得不和家里交代。

  瞒着家里人学习音乐的过程是艰难的。因为学习音乐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就是唱唱歌,跳跳舞那么简单,在学校里报名之后就可以全部在学校学习。学习音乐是一个很系统很繁杂的过程,在国外,音乐美术几乎被当做一门基本技能来进行培养,这一点中国的学生是没办法相比的。由于从小的缺失,所以我们学习音乐需要另能给外掏钱找老师学习理论,专业课等等。一旦开口向家里要钱之后,爸妈就会知道,甚至可能让我从高一开始重读。所以我不能告诉他们,让自己的所以争取和努力都白费。从高一开始,好在爸妈给的生活费一直不少,我就从生活费里省吃俭用,每一周存一百元,至少也保证八十在宿管阿姨那里,用来交学费。或许在别人看来都很戏剧化,但是怎么说呢,借用一句王国真的诗:“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挺苦的,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我甚至很少让同学朋友去家里玩,就怕说漏了嘴。有的时候看到别的学生,家长非常重视,为他们请专家教课,买营养品,做好后勤,心里还是酸溜溜的。

  后来因为小高考实在瞒不下去了,爸爸知道了之后,特别生气,唯一一次打了我。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个改变我的想法。在后来的学习过程中,和我所预料的情形是一样的,父母并没有支持我,我也没有请过任何一个专家对我的专业技能给予指导,对此,我怪不了任何人,也没想过要去埋怨谁。父母能够做到不阻挠我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已经是最大的退步了,我没有资格再去过分的要求什么。就这样到高考,艺考的时候是2008年的冬天,一场大雪格外寒冷,在南师大随园校区考试的时候,我是一个人去的,没有父母的陪伴。经济拮据,我当时只带了五百元,住在没有空调和热水的招待所里,第二天就感冒发烧了,这样的发声状态对艺考生而言是很大的打击,因而心态也受了一点影响。就在高考前一天晚上,我被指导老师大骂一顿,一直从随园哭到广州路,他觉得像我这样的认真努力地学生到最后成为这个样子是让人痛心的。当时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那种心境,第二天就去考试了,在一群精心打扮的人之中,我穿着一件普通的黑大衣,上去就考了。尽管伴奏老师安慰我说还不错,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和平时的差距。最后不出意料,没有达到预期的分数,来到了淮师。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父母的不认同,自己的失落,不得不感叹自己内心确实挺强大的。所以,在这里和我想告诫学弟学妹们,认定的事情,只要是有意义的,在困难也要坚持下去,如果放弃了,可能也会有一个挺不错的结果,但是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特别后悔,所以给自己一个成全自己的机会。

  来到淮师之后,或许最初是有偏见的,但是后来的学习中,我逐渐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学风淳朴的地方。初到音乐学院的时候,父母还不是完全的认可。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好好学习,一定要有能力,这一定程度上也是一支能够对自己的证明。音乐学习课程分设主修和辅修,当时钢琴是必修,我辅修古筝。很多同学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对于主修课程,认真学习是肯定的,但是对于辅修课程,觉得只要在考前突击一下就可以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只要是花精力时间去学习的东西,都应该去学好,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付出,况且技不压身。正因为这样,大学四年,我会经常一个人在琴房苦练,平时也因为学习不怎么参加大家的聚会,别人或许会觉得我不大容易亲近,但是我明白有得必有失,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每年综合测评的时候,我的考试成绩几乎都是第一名,但是因为并不热衷参加活动的原因,我的综合排名并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承认会有失落,但是我从不后悔。有的时候,在我看来,学习和活动是两个比较独立的整体,并不是说不能兼得,但是绝大多数人对此是很难做到的。如果一味的求全,可能会损失的更多。所以二者权衡,我的选择是学习,这两者没有任何好坏之分,全看个人选择。在四年学习过程中,我最有感触的就是晨练。五点半爬起床练歌练琴,那个时候是怨声载道的,但是只有在四年过去之后,才会发现晨练带给了我们什么。很多时候学习需要毅力,但也很需要一个很好的状态。三年持续的晨练让我对唱歌谈情更自如,对环境的要求不是那么挑剔。所以很多时候,每一个提升自我的机会或许会是不经意间的,靠的是自己的留心观察和长久的坚持。就这样四年的学习,我实现我的目标,所以,我想说的就是,没有人天生就有多大的毅力,只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会全力以赴。  

  时间很快到了,找工作的时候,刚开始爸爸给我找了一家幼儿园,我去了,但是总是觉得不是那么的愿意,可能很大的原因在于那个工作不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后来,得知上海今年招考教师没有地域限制,也算是一种运气吧。但是毕竟是上海,作为一名淮师学生,要说没有差距也是不可能的。记得考编第一轮教育局面试的时候,和我同时报名的几乎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有名气的师范大学,甚至还有复旦大学这样的知名高校的考生。没想到的是,我通过了面试进入了笔试环节,笔试内容很广,和公务员情况类似。当时接到面试通知时,时间很紧,一些时政内容是用了很短的时间补完的,到最后只能是扫一眼标题,最后一晚上看了上百条新闻,这样做可能什么都收获不了,但是这样做了之后我可以对自己说,我已经把该做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发生的可能我控制不了。等到笔试时,真的有一道时政题是几天前刚刚发生的,当时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并不是因为我可能会多得一分,而是这对我之前所做的准备是一种慰藉。过五关斩六将,我顺利通过了面试和笔试。虽然并不是被分配到我所希望的那所小学,而是亭林中学,但是问我没有理由不接受这样一个看来还不错的结果。到达学校之后,和校长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之后便被安排到班级听课,接下来等待我的还有试用期,还有讲课等等关卡,但是我有一步步闯下来的勇气和信心。试用期的日子里,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态度决定成败。我的指导老师是一位很年轻却很已经小有成绩的女教师,她对我很严格,正是因为我做事态度一直都比较端正,所以她对我一直都是毫无保留的帮助。一路摸索,再加上老教师的指导,我再一次顺利地通过了试用期,校长和我签就业合同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表现得真的不错,看以看出来江苏的教育质量也是很高的。”这一句话令我备受鼓舞,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认可,也是通过我对母校的认可,甚至对江苏教育的认可。其实我初到亭林的时候,那里没有人知道淮阴师范学院,后来我介绍到就是那所在周总理故乡一直以周恩来精神办学育人的那所学校,他们才略知一二,后来我的认真努力和优异表现也让他们对我的母校淮师有更多的了解关注,这也是让我感到骄傲的。

  对于这一路走来,可能在别人眼里很厉害,但是自己觉得并没什么,这不是谦虚,因为路是自己一步步走下来的,我相信天道酬勤!过去一步步留在身后,未来也一步步来了!

(作者:张昕芸 审核:朱延华)
关键词:毕业 人物
本文来源:淮师新闻网责任编辑:朱延华
微博达人: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热点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国奖风采|唐娜:生如夏花 “娜”般灵动
  青春明媚,正如夏花绚烂,穿梭在斑驳阳光里的她,微微一笑,“娜”般灵动。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而她认为,如果要起舞,就要带着饱满的激情,演绎最完美的舞姿。青春壮丽如诗,实干苦干以成。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大学的时光对唐娜来说便是这本书中最绚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条路,那么唐娜在这条路上不忘初心,只顾风雨兼程。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国奖风采|杨阳:满园花菊郁金黄 中有孤丛色似霜
  杨阳,女,汉族,1994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2013级学生。曾任学校学生委员会团总支书记、文学院学生会主席、采菊诗社社长。获国家奖学金、
  • 二十四节气:小寒
  • 二十四节气:冬至
  • 二十四节气:大雪
  • 二十四节气:小雪
  • 二十四节气:立冬
  • 二十四节气:霜降
  • 二十四节气:寒露
  • 二十四节气:秋分
  • 二十四节气:白露
  • 二十四节气:处暑
  • 二十四节气:立秋
  • 二十四节气:小暑
  • 二十四节气:夏至
  • 二十四节气:芒种
  • 二十四节气:小满
  • 二十四节气:立夏
  • 院系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喜迎教师节】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
      #教师节#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音乐学院开展“桃李报春晖 片语寄深情”教师节感恩活动。崭新的音乐楼里,活跃着同学们给老师送赠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