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人物 >> 淮师学人 > 正文

【光明日报】重阳蟹味

文荟·知味斋】 

  农历的九月初九,称为“重九”,古人以“九”为阳数,九月初九是两阳相会,因此又称“重阳”。重阳是我国一个古老的节日,这天要登高、饮酒、食糕、赏菊、插萸,其意蕴给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

  自唐代开始,重阳又逐步增添了吃螃蟹这一习俗。唐代李显《九月九日幸临渭亭登高得秋字》诗序:“陶潜盈把,既浮九酝之欢;毕卓持螯,须尽一生之兴”;宋代陈造的诗《招郑良佐》:“重阳佳辰可虚辱?橙香蟹肥家酿熟”;元代马致远《双调·夜行船》:“爱秋来时那些: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人生有限杯,几个登高节?”明代唐寅《江南四季歌》:“左持蟹螯右持酒,不觉今朝又重九”……经过世代累积,特别是到了清代,重阳节吃螃蟹的节俗就更加普遍。举例而言:郑板桥《菩萨鬘·留秋》里说“佳节入重阳,持螯切嫩姜”;曹雪芹《红楼梦》里抒写了三首《螃蟹咏》,其中林黛玉说“对斯佳品酬佳节”,意思是说享受着美味的螃蟹总算是没有辜负重阳佳节;清末震钧《天咫偶闻》里说“都人重九,喜食蒸蟹”。此类抒写,不胜枚举,说明食螃蟹已经融入节日,不可或缺。

  根据记载,民国延续此风,“九月九,湖蟹过老酒”,绍兴、杭州、上海、扬州、南京、芜湖、北京等地,每逢重阳,除了居民自家吃蟹之外,还亲朋相邀,文人雅集,吃蟹赏菊,名曰“持螯会”。最有意思的是,长三角城镇的商店和作坊,主人往往在重阳节晚上宴请店员和劳工,这顿晚宴称为“螃蟹酒”或“茱萸酒”,孔庆镕在《扬州竹枝词》里说:“紫蟹居然一市空,买来声价重青铜;东翁为劝茱萸酒,过却明朝上夜工。”重阳过后,白天更短,员工晚上需要继续劳作,于是,各家东翁重金购蟹,以犒店伙,所谓“吃了螃蟹酒,夜作不离手”,它成了某些行业的俗例。

  为什么重阳节里要增添一个吃螃蟹的节目?从传统上说:一方面是因为登高归来,自是疲劳,于是边喝酒边吃蟹边赏菊,解解乏,消消力,给这天画个圆满句号;另一方面是因为此时正值蟹汛,九月团脐十月尖,螃蟹已经肥大丰满,造色香味三者之至极,甘腴虽八珍不及,吃起来又情趣十足。于是,重阳食蟹成了自然之举,自此相延成习,积习成俗。

  持螯赏菊过重阳。由此,重阳佳节的内容或许有所变动,比如不插茱萸、不佩绛囊,可是喝酒吃蟹赏菊却是少不了的。把食蟹纳入重阳节俗后,这个传统佳节也就更加生动雅兴,使得人们更有口福了。就像粽子之于端午节的意义一般,螃蟹也就成了重阳节必备的风物。(钱仓水)

  刊播媒体:光明日报 刊播时间:2015年10月16日 作者:钱仓水

  媒体链接:http://news.gmw.cn/2015-10/16/content_17362728.htm



文章来源:http://news.hytc.edu.cn/hsrw/hsxw/2015-11-18/21081.html